九璃九螭

苏黎世到B市回不去的飞机(1.5)

逢山鬼泣鬼刻山:

*考试边考边想的,
*CP不明
*黄少我可以不写吗……虽然三次元中坐在后面的是一话唠,但……我真的不是话唠……
*慎入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拾贰.孙翔
 队长忽然闷哼了一声,随后就看见前排的座位被直接压在队长的胸口。昏暗中,队长好看的面容却被划出了一道血痕,嘴角也沾了一抹鲜血。想要出声,却发现口中满是甜腻。有什么温热的,带着铁锈味的东西流下来。
 不甘心……明明还没有获得真的的斗神称号。
 又咳嗽了几声,此时的痛楚像开闸的水坝,汹涌而来,呼啸着冲破一切的理智和记忆。
 明明飞机里的灯还是亮的,眼前却如同深夜一样死寂。队长他终究还是没了声息,在一切的黑暗中,触感无限放大。耳畔的风就是炸弹,在边上猛然炸开。先前,队长的呼吸是风中的劲草,微弱的但总能让别人知道他的存在。
 现在,没有了。
 看不见前面,从心口向外蔓延的是死一样的痛,但却无法死亡。
 啪哒,时间在此刻定格。在寂静中,清脆的水滴滴落的声音重重地响彻在耳朵里,盖过了风声。不用想,也只得那是陪伴了一年多的帐号卡,征战了一年多的帐号卡。
 一叶之秋,斗神,一叶之秋。
 队长,似乎也要跟随你一起。一片漆黑中,出现了伴着光的剪影。熟悉却又陌生,重剑抗在肩头,只有对于杀戮和征战的渴望。
 那便是,最初。这一切,即为荣耀而并非炫耀。
 “狂战”
拾叁.唐昊
 原先,同方锐坐在一起。听着边上人手机里不住传出的声响,还有本应无声的手机触屏打字声却忽然使人感到烦躁。安全带早已解开,手无意中触到些许的冰冷-唐三打的帐号卡。
 现在,没有了。
 碎片沾着鲜血,黏嗒嗒的沾在手上。方锐手里拿着的手机定格在最后给林敬言发出的信息上。
 “唐三打换了画风,但也蛮帅的,林大大。”
 站在场上的唐三打,以强悍的姿态一路冲下去。身后,是本不应该猥琐的气功师海无量,晶莹剔透的气刃流转像是先前那个盗贼鬼迷神踪的陷阱。还好,不是对手,也不是那个鬼迷神踪。
 肚子上的痛苦,蔓延到了四肢。再也没有力气抬起的手,沾满鲜血的手,紧握碎裂帐号卡的手……先前操纵角色的手。
 呵,果然暂时还不是第一流氓了。虽然已经以下克上,但此时的第一流氓没有带领着呼啸更进一步。
 没有机会了……
 “克上。”
拾肆.方锐
 没办法发出去了。望着手机上编辑的字样,自己喷溅而出的鲜血把手机弄得像张佳乐打百花式打法的屏幕,嗯保证烧掉你显卡。心里一乐,顶着真诚的目光,动动手指就想编辑一下语言。
 **,暗骂一声。此刻,真的连动手指的力气都没了。痛是一个有无底洞胃口的怪物,把力气吃的一干二净还想吞别人的命。真的是没下限!没下限!
 好可惜,真的没有发出去阿。口中满是鲜血,脖子那里不知道被什么东西一划。那简直就像是被流氓一个锁喉的效果,呃……那个流氓一定是包子入侵!绝对不会说唐三唉,是冷暗雷!
 说好的庆功宴看来吃不到了,你可欠我一顿饭呦,林大大。

 林敬言
 这个夏休期,我回去兴欣。等你回来,我请你吃饭。
 
 真的想回来,真的想找你。你看这眼睛,特别真诚。
 血最后还是从脖子那里流出,从温热一直到冰冷。手机上的血也结了一层痂,黑色的也看不清原来的白底黑字。
 “等你。”
--------------------TBC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*这个脑洞真还没完……
*考试想这种东西……老师你别打我!我有认真发呆!

评论

热度(35)

  1. 九璃九螭鬼山-执笔成伤 转载了此文字